by my secrets [想之川]兆載永劫

渐行渐离
对我而言,初中是一场漫长的噩梦。

我所就读的学校学制四年,规定两周只能回家一次。当时我的成绩并不是很好,除了语文在班里是佼佼者以外,其余的学科可以用一片惨淡来形容。每半个月一次的回家,让我必须直面很多困苦,无从逃避。

我叛逆期比较早,七年级开始不听老师跟家长的话,将全部心力都投入课外的爱好之中。在拼成绩拼排名的学校中,我自然属于差生分子。学校的人际关系也严重受到成绩排名的影响,再加上老师的暗示推波助澜下,当时我的人缘很不好。老师和家人说我不务正业,平时爱躲在寝室里看古风小说、一回家就开电脑看动漫,可是我从没逃过一节课,也没有早恋,从某些方面来说其实我很守本分。我真的非常非常不明白,只因为我没有读书的特长,就在各方面被看不起。学业不顺导致我更加埋首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里,语文成了我唯一的救命稻草。



双梦
有些感情注定隐秘而无果。

真实的梦境,但一切只是脑补,与任何人、任何团体无关。



迟来三年的怀念
阔别三年。断却联系三年。送给高三之时陪伴我度过那沉寂黑暗又流转光华着岁月的你。

那段时间我一头渣在J家里,堂本绵就是我突然有一天不知怎的就GD上的好机油。我们分享各种CON,PV,资源,最新单曲。分享三次元的孤单,分享圈子中的矛盾,分享挖掘本命的快乐。她渣KK我渣ARASHI,本命完全不同却也不知为什么总有话题能聊。交换爪机号码之后更是每天发信息,在那爪扣没有普及的年代,我们互相依存,亲密无间。

有一天,貌似绵连续倒霉,摔了一跤还是怎的,给我发信息。那日我心情很好,看到了信息一如既往打回去“你活该”,却不想引她写了这篇博文。虽然我第一次看见这篇博文时“如鱼刺梗喉”,并且完全无法理解她的所言所想,但依然保存了下来。也许相信终有一天能在释怀后反复拿出来自省,我愿意拿着博文时刻警醒自己,却无法理解你当时写下这篇博文的心情。当时,我高三,绵大二。绵说她大三要出国的时候,我已经预感到我们终有一日要各自分散,存下这篇博文也权作个念想。因为绵她实在是个懒姑娘,没什么长篇大论可以留给我的,拿这不怎么愉快的东西作个留念,也好。



你不会明白你对我有多重要
在微博里链接链接的时候看到一个博客中写了博主有关这些心情的博文,赶巧,同时在扣扣上看到一个曾经语C群里的交流过同样心情的好友更改的签名语。就突然很想写一写你之于我。

怀着“秘密就是因为会被发现才有其存在价值”的心情。我很清楚当你得知我心中所想后的表情,我再清楚不过了。飞蛾扑火什么的我做不来,但是隐忍不发什么的,我也做不来。一定要说,想说,就算有朝一日会被发现,也依然奋不顾身要在哪里宣泄出来。

那么,就开始吧——



迢迢
其实这原来是一条微博,后来加长、加长再加长,没办法我实在太话唠压缩也压缩不完,无奈只好写一篇日志,用来发泄近日以来的郁郁。

一直以来我都喜欢有理想的人,并爱与此类人结交。一个有目标的人和一个得过且过的人的想法和眼神是完全不一样的。理想不一定要非常远大,但是却会为了理想而努力,去奋斗,我觉得这才是人生。但不可否认的是每个人都是以不同的姿态活在这世上的,他们有选择和决定自己的命运的权利。我不能拿自己的标准去衡量他人。

进入大学后,“人生目标”这个原本在脑海中可有可无的轮廓如今越发清晰起来。有一个无话不谈的闺蜜,我与她持续相处了近4年,高中时候曾经同寝室过2年,如今大学了我们还是室友。



转身在回首,回首在遗忘
曾有那么一个阶段,我用尽全力去喜欢过一位女作家。三年,我一直都不解自己为何突然喜欢上她的文字喜欢她的生活喜欢她的一切,执着又疯狂。

直到我逐渐开始放弃她,我才明白,其实她身上所有的特质,都是我自己所欠缺的,或者憧憬的。

相信很大一部分人喜欢上某个作家,是因为产生了共鸣。因为我们在人生中某个时期,某个轨迹是重合的,在对方身上能找寻到自己走过的痕迹。我从她的博客中,散文自述中看到了我与她某些方面的类似,人生经历的雷同。因此我非常喜欢她的率性与独立,她甚至给了我一定程度上的参照。

如此,便是志同而道合。



只怨缘来早
[1]

打完电话,急急忙忙翻找出电脑来。



[2]

写这篇的时候电脑里反复播放的音乐是马场俊英的《ファイティングポーズの詩》,每次都能从他沙哑的声线里感慨出一股莫名其妙的叫做悲哀的情绪。

反反复复、连续不断地,悲哀。

在我眼里,你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我说的是T。

因为不想透露你的名字,只好用字母代替。

你有一张说不上好看但也不算难看的脸,跟我同桌的第一年,上面老往外冒痘痘。是不是叫青春痘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那个每次自告奋勇告诉你痘痘爆了的人。

此时、距离与你失去联系,正好三轮四季更叠。


Copyright © by my secret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