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my secrets 渐行渐离

渐行渐离
对我而言,初中是一场漫长的噩梦。

我所就读的学校学制四年,规定两周只能回家一次。当时我的成绩并不是很好,除了语文在班里是佼佼者以外,其余的学科可以用一片惨淡来形容。每半个月一次的回家,让我必须直面很多困苦,无从逃避。

我叛逆期比较早,七年级开始不听老师跟家长的话,将全部心力都投入课外的爱好之中。在拼成绩拼排名的学校中,我自然属于差生分子。学校的人际关系也严重受到成绩排名的影响,再加上老师的暗示推波助澜下,当时我的人缘很不好。老师和家人说我不务正业,平时爱躲在寝室里看古风小说、一回家就开电脑看动漫,可是我从没逃过一节课,也没有早恋,从某些方面来说其实我很守本分。我真的非常非常不明白,只因为我没有读书的特长,就在各方面被看不起。学业不顺导致我更加埋首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里,语文成了我唯一的救命稻草。
但是就是这样不务正业的我,这样不爱学习的我,这样每天备受老师们斜眼的我,有朝一日却考进了省重点家乡的大学。初中痛苦的磨砺,让我的在升入高中后变得很是随性洒脱,不喜规则的拘束,不受规则的劳累。那时的日子,不过也依然是看小说,看动漫。初中这个黑暗低谷后,我的人生终于开始往好的方向前进。有意无意的,我在初中毕业后就与所有同学切断了联系。

前几天,与我阔别了近五年的初中同学兼室友重新找到我。说梦里一直梦到我,在梦中和我通电话时我在梦中拒绝她之类的话,各种作态和玻璃心。其实那时候我有点小小震惊了一下,第一反应并不是感动,而是觉得她是不是对我有别的想法……二次元呆久了。

当时我在杭州,她追根究底问我在杭州做什么,我只好如实回答说跟COS社团的朋友聚餐。五年前我跟她是无话不谈推心置腹的朋友,五年后我与她却变得难以交流起来。曾经我与她同样的成绩不好,总是一起被男生欺负,经常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去语重心长一番。不过她当时的情况要比我好很多。然后因为我俩是同寝室,午睡时经常聊天,关系较其他人稍亲密一点。但是她并非我初中时的闺蜜死党,只能说关系不错的朋友吧。

电话中她说毕业后要马上结婚,想早点工作。身边不乏这样想法的女孩,好奇心驱使下我就问她读的是哪个学校,因为环境确实会改变一个人,一问之下果然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大学,她有了男友,想结婚。她对我考研和COS表示十二万分的不能理解,用她的原话来说就是——我觉得你还像作梦一样。事后她竟还煞有其事用不知是梨花体还是什么文体,给我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劝我日后不要后悔现在的决定。

写这篇博文的本意不是为了吐槽次元墙,只是想说我的所作所为并不希冀他人的理解,但是为什么身边总有人喜欢干涉他人的决定和行为。就因为这个爱好在三次元难以被人顺利接受,所以我平时尽可能保持低调。老早不是做梦的年龄了,我有自己的人生规划。而对于那些不询问他人的想法就擅自替人做下决定、自以为是的人,我果然还是受不了。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by my secret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