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my secrets 只怨缘来早

只怨缘来早
[1]

打完电话,急急忙忙翻找出电脑来。



[2]

写这篇的时候电脑里反复播放的音乐是马场俊英的《ファイティングポーズの詩》,每次都能从他沙哑的声线里感慨出一股莫名其妙的叫做悲哀的情绪。

反反复复、连续不断地,悲哀。

在我眼里,你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我说的是T。

因为不想透露你的名字,只好用字母代替。

你有一张说不上好看但也不算难看的脸,跟我同桌的第一年,上面老往外冒痘痘。是不是叫青春痘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那个每次自告奋勇告诉你痘痘爆了的人。

此时、距离与你失去联系,正好三轮四季更叠。
[3]

你在电话里对我说你变了很多,变得连朋友亲戚都认不出来的时候,我虽然笑着但其实是很悲伤的。



[4]

晚自习下课后,也有不和室友一起走回去的时候。

一个人,慵懒散漫地走在通往寝室的小道上,路边每隔几米就会出现一盏白色路灯。

俯下身来,就能看见灯下的影子随着距离位置的变化,被逐渐拉长,无比延长。



犹如我们之间的联系,由平行至相交,由相交再变为平行,然后便无限延长。延长到我再也扑捉不到你的影子。

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5]

原因是——再也回不去了。



[6]

虽说是同班,但由于地理位置的缘故,之前对你除了名字外一无所知。后来到了初二调座位的时候,才逐渐有所了解。

坐在一起的日子久了,举手投足间都带有对方的影子。

你说写小字速度快,于是班里就出现两个每次在任课老师讲作业时都因为字迹太小模糊不清而被指出点名的人。

但我们死不悔改,依然每天愉快地进行我们的小字工程。

谁都模仿不来的字体。

作业本上爬着密密麻麻的小蓝字,我以为这样就更贴近你的世界了。

满脸洋溢着天真的青涩与甜蜜,傻笑着的我。


那时候,我们之间的距离,不过一道浅浅桌缝。


共同语言是动漫、共同爱好是影视剧、共同话题是游戏。从网游聊到RPG到PS2到WII。

从未这样了解过你,从未遇到这样的你。

我喜欢你。



[7]

分别后又三年,和一个追我的男生通电话。

百分之八十相似的声音让我几度对他倍增好感。一再想起以往度过的时光,心下满是黯然。

我知道,有些往事不提就是要忘的。



[8]

唯一历历在目的,是那天圣诞节。12月25号,对,初三的最后一个圣诞节。

那天早上,擦窗台时候脸红心跳的那句“圣诞快乐”,永远都忘不了。


现在想起,这些都不算什么了。

早知道,早知道的话,我会说的,什么都会告诉你。我有多么喜欢你,多么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过来人说的对,年少的我们,一点离情别绪都受不了。

无病呻吟,却也只能无病呻吟。



[9]

我与你之间的缘分远远不止这一点。

早先时候,我们成为同班的时候就在许多地方成为搭档,或在某些思想上心有灵犀,达成一致共识。

有些东西根本不需要说出口。

班级值周,打扫楼道的时候,共同负责清理一条楼梯的,是我与你。

小组值日,同样被分配到的擦窗台,你南面我北面。

上课提问,每次要么被叫到一样的问题,要么一起回答不出来,一起被罚站。

数学作业,我们根本没做任何交流,错的是同一题,错的是同一个答案。

班级搞活动,被老师点名负责去超市采购食品的,依然是我们一起。

……

多么多么多么想以后就让我们一直在一起好了。永远都不要分开就好了。



[10]

身后,是大批的人流,走在前面的,是我一个人。 茕茕孑立。

和人流相隔不过20米。



[11]

岁月流转,转瞬即逝的中考就这么悄然远去,蓦然发觉自打我们入学以来遥望着的毕业就在眼前。

顺顺利利、稳稳当当地。

暑假里,早已约定好的我们兴冲冲地钻进电玩店抱了一台很早便商量好要买的PSP。

1450。当时的价位是1450。现在仍然记得清清楚楚。

花尽了那个时候的所有积蓄。

这些东西将永远烙刻在经过无数次柔化处理后的我们的记忆中。



[12]

在这样一个偌大的世界里,我们能一同走进这所学校,被随机分配在同一个班级,共同拥有这样的经历,我能暂且将它称之为命运吧?

即便如今早已时过境迁。

只怨缘来早。



[13]

其实故事还有个后续。

打开在搬家前翻箱倒柜找出的同学录,毕业留念照上你的笑脸依旧鲜明灿烂。

非常想知道你现在过得好不好,于是在下了无数次勇气后,拨通了你家的电话号码。

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对不起,该号码已成空号。


不过感谢命运,没有让我的初恋来个不了了之的结果,响了几声后,竟然通了。

再一次感谢命运,是你本人接起的电话。



三年后的第一通电话,你告诉我你变了,不再是三年前的傻小子了,不再认真读书不再认真遵守学校的死条规了,不再愿意与我一样庸碌地呆在这个小城市,与父母的关系也不再一如从前那般融洽了。

你变了很多,这些仅从27分钟的言谈里便能悉数得知了。没心没肺的东西。

你知道吗,我有多想听到你的声音,在听到你说第一句话之时,我竟不知所措地坐在地上压抑着哭了。

你知道吗?

你会知道吗?

你说你要出国。我问什么时候。你说九月。我说那我运气还真好,在你走之前还能跟你联系上。

你说初三时的感情全是冲动所为,我们班当时的那几对全分光了。

我就暗暗想道这下没戏了。

你说你要去加拿大,拿绿卡,下海经商。

我问你要我等你吗。

你回答的意思我是明白的,你一定想不要再回来了。

我就说,年少的感情如果能完完整整保持了三年以上呢,你不要不相信。



[14]

感谢你让我清醒地认识到,你已不再是我当年所喜欢的那个T了。

谢谢你帮我斩断长久以来日日夜夜对你的念想,并且从今往后——

你我将终年不遇。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by my secret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