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my secrets 《Caged》读后心得(内含严重剧透)

《Caged》读后心得(内含严重剧透)
很久没见过这么有深度的同人了。侦助同人之所以难写长篇,很大因素在于需要一个(或一个以上)支撑起全文的「案件」,这样文才能精彩,难。而要成功搏出位,好的诡计是万万不能少的,难上加难。而《Caged/囚》为什么如此让人感动,是因为它不但做到了起码的精彩,还跌宕,还虐心,还……。

很强很虐很震撼的背后,美中不足的是耽美元素太少了,除了十九又四分之三章,其他的简直就是和原文一般「正统」,第一次知道原来同人文可以写得如此正经!行文流畅地就像……岛田老师上身一样。

这本看起来内容满塞的御石探案同人,字字珠玑,一点儿水都不灌,整个故事就是围绕着标题「囚」来展开。
看似简单的案件背后却涌动着外人难以企及的深沉的压抑与悲哀,夫与妻、父与子、母与子、师与生、囚与笼。

看完合上书,让人不得不发自肺腑地感叹一句——「真是巧妙的构思啊!」

从序章里犯人的自白,到看完第四章之后,读者就可以判断出凶手就是那某某了。但是看完以后之所以受到强烈震撼,是因为某某虽然身为凶手,但也是被「操纵」着的,真正的凶手确另有其人并且独善其身。两个人之间互相救赎,同时也互相囚禁。

而序章的那位,我们以为是某某,其实是某某!

(为了您的阅读快乐,点击请慎重。)
看完第四章基本可以确定犯人就是加贺辰己的时候,想必我们都是看到加贺教授形容刚出生的婴儿,也就是小辰己的脸的时候。

「你瞧,他这么小,这么空白,好像一片新的雪地。」

和序章里凶手回忆「在某一个时候,有个人形容他的面容,像一片新雪地」相对应。

其实现在可以想到,刚出生的婴儿是不会有记忆的,也就是说只要后来加贺夫妇不提辰己刚出生时候说过的话,辰己是不会知道的。而石冈则不同了,御手洗写给他的信中明确提到过这件事。

所以看到最后我还是有点小自豪的——因为我,并不是毫无防备地接受最后一章的冲击洗礼。

那时候我察觉到了,在序章中有一句,也是犯人开口说的唯一的一句话。

「求求你……」

却在之后的案件陈述中没有出现(别问我为什么会纠结这句话=_=|||)。

这是为什么?

当时我没敢深究,也完全想不到会引出这种结果。

反正就算看到前面某章石冈日记中写道「这是我(石冈)与御手洗最后一次旅行」也只以为大概又是御手洗离开石冈这种同人文常见结局。

但我忽略了下文中另外一句,御手洗也曾用「雪地」一词来形容石冈。

「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的人生尽管辛苦,却仍像一片新雪地一样洁白。」

本想着案子告破就不会再出现杀人了吧,想也没想的,就不把没有指向辰己的trick放在心上,却没想到这也是提前揭开最后plot的至关重要的key。我却视而不见TAT。

看到最后,我本以为御手洗是害怕石冈真的下决心杀他才把石冈一脚踢开,自己飞往北欧。但是我又错了,我忘了这不是原著,我忘了这是万恶的同人本……所以……

无论人物们做出如何「太超过」的事,都是有可能的吧(苦笑)。

御手洗说过,还会发生第二起杀人案。我径直就理解为石冈想杀他。但石冈并没有行动,而是谅解了御手洗的想法,这时候案子成功告破,我渐渐放心起来。殊不知当所有拼图都找齐的时候,才是御石悲剧的开始。

都以为就这样虐下去大概可以结束了,谁也不会想到还是全盘推翻这种超级宇宙无敌不是吧的结局!!

无论如何,我有点不想接受全文中少之又少,温情指数仅次于十九又四分之三章的机场送行的片段居然也是不存在的,毕竟这也是文中正面反映御手洗对石冈感情的为数不多的描写之一。难不成都是石冈YY的产物?!现在我已经弄不清到底什么是真实发生过,什么又是御手洗死后石冈的假想了。

再说说非正面描写,看这种字里行间透露着隐晦信息的东西,是很耗精力和需要大量脑补的,没有毅力可不行。而当你静下心来仔细寻找的时候,就会在字里行间找到非常多的叙述都是间接描绘御石JQ的语句,我坚信这是一篇真正的御石同人,但……这也隐藏得太多了吧。

我觉得,这种东西给正常人看都没问题啦。就连口味最重的十九又四分之三章,要不是前面写着「有耽美不适请跳过」字样,我完全无法相信也不会想到还有隐H的。不得不膜拜中文的博大精深!

十九章之前促使我坚持看下去的动力就是为了看那四分之三的暧昧戏。就像一台没有遥控器的DVD机,你为了看某一章节,必须忍耐前面无法向下翻页的枯燥和郁闷,等把前面都看完了,千辛万苦等到内容的时候,你看到两人开了房,洗完澡,镜头从脚腕往上移,此时……碟坏了……(!!!)

从拿到本子的那一刻就能感受到作者的用心,本子里里外外可以说全部是心血集结而成,就连剧情中的两张照片都有印在旁边。没抢到签绘看不到小两口结婚图有点可惜,不过有两张书签还是很高兴啦。

最后想说的是,童话的设定很赞,虽然作者可能不是专业的推理作家,难免出现一些稚嫩和不太协调的地方,但因为难度系数很高,不得不佩服一下。

还有两个疑问没有着落,等待二次阅读的时候来解决。第一个疑问就是出狱后拜访完石冈的辰己去了哪儿?是行踪不明还是被石冈那啥了?第二个是石冈究竟是怎样让御手洗领便当的?(从最后写给石冈的信中可以推断出御手洗洁死亡时间在一月四日之后。)

不过第二个问题似乎永远都不可能得到正确解答除非问作者(囧),或许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相信御手洗在那一瞬间,是真的得到解脱了吧。一直以来束缚他的囚笼,随着石冈的手再也消失不见。

而石冈却亲手,将自己的余生永远锁进了牢笼里。


「外面又开始下雪了,石冈。」

「很遗憾我在上面留下了太多足迹,但是现在这场大雪或许能够将它们抹去,连同禁锢你的囚笼一起。」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by my secret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