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my secrets 迟来三年的怀念

迟来三年的怀念
阔别三年。断却联系三年。送给高三之时陪伴我度过那沉寂黑暗又流转光华着岁月的你。

那段时间我一头渣在J家里,堂本绵就是我突然有一天不知怎的就GD上的好机油。我们分享各种CON,PV,资源,最新单曲。分享三次元的孤单,分享圈子中的矛盾,分享挖掘本命的快乐。她渣KK我渣ARASHI,本命完全不同却也不知为什么总有话题能聊。交换爪机号码之后更是每天发信息,在那爪扣没有普及的年代,我们互相依存,亲密无间。

有一天,貌似绵连续倒霉,摔了一跤还是怎的,给我发信息。那日我心情很好,看到了信息一如既往打回去“你活该”,却不想引她写了这篇博文。虽然我第一次看见这篇博文时“如鱼刺梗喉”,并且完全无法理解她的所言所想,但依然保存了下来。也许相信终有一天能在释怀后反复拿出来自省,我愿意拿着博文时刻警醒自己,却无法理解你当时写下这篇博文的心情。当时,我高三,绵大二。绵说她大三要出国的时候,我已经预感到我们终有一日要各自分散,存下这篇博文也权作个念想。因为绵她实在是个懒姑娘,没什么长篇大论可以留给我的,拿这不怎么愉快的东西作个留念,也好。
那个谁谁

有一段时间没跟那个谁谁联系了。不知道她会不会来看这个,大概,是不会的吧。(笑)

她是我没有接触过的类型。而且是我很少选择交往的比我年纪小的孩子。有时候会说严肃的话题,但更多的时候是在东拉西扯。说实话,我并不习惯说话大大咧咧的类型。因为我遇到了很多温柔的人,她们都很小心很小心地保护着我。对我很有礼貌的也有,对我说话很小心的也有,坦白的对我说害怕我消失的也有。即使是语言上不曾纵容我撒娇的人,也对我有过非常温柔的行为。比如有个人,不曾送我东西,也很少在语言上顺着我。但是我刚做完近视手术的时候,她是唯一一个刻意立刻把字体放大了跟我聊天的人。我不会讲话的时候,她就会滔滔不绝来帮我消除冷场。我就是那种会记得这种事情的人。跑题了。那个谁谁,说话绝对不是三思的类型。不太会去考虑太多对方听到她说话以后的感受。她是唯一一个叫我混蛋的人。一开始我非常不舒服,不过渐渐就知道她并没有恶意。她的本质很好,也是个感性的人。包括送我东西的时候,也是真心地想跟我保持友谊。从很多层面上讲,她有跟我相似的东西。她跟我不同的地方就是,天真和坦率。我也曾经比现在还更说话不经大脑。还有一样的,开玩笑没有分寸。受过伤害之后,才会开始学着去体察别人的想法。去体会别人的痛苦。去分清楚对方是在撒娇抱怨,还是真实地感受到了痛苦而寻求安慰。这是不一样的,却是我很会去在意的东西。我现在所珍惜的朋友,都是会很敏锐地察觉我的情绪的。这也是我还在学习的地方。我并不是要求每个人都做到什么地步。但是至少我痛苦的时候,你回答我的不是,你活该。即使知道你在开玩笑,我感受不到你的关心。我疼痛的时候,没有办法喜欢你的玩笑。你懂么。我知道我并不应该因此就跟你生气。我的脖子上还戴着你的礼物。但是,我没有办法一下子就释怀。故意不理你的留言也好,故意不回你的短信也好,都是我的任性。因为我希望你可以让你的心变得更柔软,去体会别人的痛苦。不仅是语言上,但不可以没有语言上。每个人在受伤的时候的心情都是很脆弱的。如果你不能学会去体察别人的情绪的话,就没有资格抱怨孤单。
我原谅你了。
也请你原谅我这段时间的任性。
那么,就这样。

绵,你说得非常中肯,也是非常正确的,当年的我确实是如此不讨喜。你忍让我,包容我,我却总在心中不满你的缺点,甚至时常希望你尽早出国,越快越好,我好趁此机会早点跟你了断关系。当你告知我你人已到了国外,给我发来在路上的照片后,我竟然打自心底松了一口气。现在想来,我是多么不成熟和恶劣至极。

绵,对不起。你真心为我,把我当做朋友,而我即使在聊天框中与你无所不谈,然而到了屏幕后,却在心中诽腹你排斥你。有一天我也大二了,终于赶上你的时候,我才懂得了。我懂了你的痛苦,懂了你的伤心,懂了你的包容,懂了你的抱负,却再也找不回我们的当年。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Copyright © by my secrets. all rights reserved.